魅力东兴

长寿东兴:听百岁老人黄兰芬谈知足常乐便是福

来源: 防城港日报    2016-10-25    责任编辑:吴 婷

黄兰芬老人在和记者交谈  韦佐 摄 

   

  9月27日,记者来到东兴市河洲路廉租房小区,寻找103岁的黄兰芬老人。 

  黄兰芬的小儿子陈宗伟一接到电话就到小区门口等我们。在陈宗伟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他们居住的单元楼。刚走到二楼,他就指着一个敞开着大门的套间说:“我老妈就住这里。”

  当时,黄兰芬老人正坐在离大门不远的椅子上看电视。老人的精神很好,看到陌生人来到家里,她有点诧异,从我们进门开始,她就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。不过没一会儿,老人就打开了话匣子,同我们聊起了她的故事。 

  幼时会背书  送去上私塾 

  

  黄兰芬出生于1913年,今年103岁。她父亲是钦州人,母亲来自北海涠洲岛,而她在东兴出生,在东兴长大。 

  “我小时候在东兴的旧街生活,结婚后就搬到了新华路,在那里居住了几十年。后来新华路的房子要搬迁,我们就暂时搬到了这里。”黄兰芬的记忆很好。 

  黄兰芬有五兄妹,她排行老五,上有两位哥哥和两位姐姐。“我们家是开牛皮铺的,生活还算过得去,母亲很支持我们读书的。”黄兰芬回忆道。黄兰芬小的时候,哥哥们都去上学了,她们三姐妹也被一同送去私塾学习。“刚去的时候,私塾里的江先生教我们念书,学了一段时间,只有我把书背了下来,两个姐姐都背不了,江先生只把我留下来,让两个姐姐回家去了。”黄兰芬说,“教书先生不愿教不会背书的姐姐,所以两个姐姐一辈子都不识字。” 

  会背书的黄兰芬在私塾里继续学习,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实属不易,这都归功于黄兰芬的母亲,是她的坚持,黄兰芬才得以继续上学。“当时父亲不是很赞成我读书,觉得女孩子读书没用,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很支持我读书。” 

  美女师范生 从教约五载 

  

  黄兰芬的学习挺好,又有母亲的支持,读完高中后(以黄兰芬老人的说法是读完高中三年才去读简易师范的,这与读完高小就去读简易师范的情况有出入,但老人很确定是读完高中才去读师范),她到东兴简易师范学校继续学习,在那里黄兰芬结识一帮好姐妹。黄兰芬说:“我们8个姐妹感情特别好,读书的时候,去哪儿都凑一起。” 

  当时8个女孩正是爱美的年龄,原本就长得好看又喜欢打扮,自然很多追求者。曾经有些小伙子看她们8姐妹年轻貌美,想追求她们,但她们并没有理睬,在多次追求都无果的情况下,这些小青年恼羞成怒,写“白头帖”(在当时是一种羞辱人的帖子,类似大字报)羞辱她们:“东兴有班姐妹帮,油头粉面衣色彩,选择夫婿条件多。”虽然这些话有点伤害女孩子,但黄兰芬她们并没有在意这些“白头帖”,对这些小青年仍不理不睬。 

  黄兰芬师范毕业后,就来到防城教书,她记不清那所小学叫什么名字了,不过却清楚地记得当时校长的名字,“那时的校长叫江明昆(音译),学校位于米行街,我在那里教了5个学期五年级的语文。”黄兰芬说。虽然刚开始面对那么多学生有点紧张,但慢慢地就习惯了,学生很听话也很尊重她。黄兰芬教了5个学期之后,就离开了那所学校,之后到了那梭的小学教书,也是教五年级的语文。教了两年,因为一位已婚老师的表白,吓得她赶紧辞职回东兴。 

  “他说要跟他老婆离婚,再同我结婚,这怎么可以呢?人是要有道德的,不能这么做。”直到现在黄兰芬说起这段故事仍义愤填膺。黄兰芬回到东兴后经人介绍认识了陈培芬她后来的丈夫。 

  日机炸东兴  避难到乡下 

  

  黄兰芬在东兴师范读书时,正是日本侵略我国领土的时候。 

  “有一年暑假,我们一群学生曾去到南宁参加‘抗日动员大会’。”黄兰芬回忆。她到现在仍记得很清楚,她们是在一间很大的礼堂开动员大会,礼堂有很多椅子,一层一层往高处延伸,能容纳好几百个人。开会的具体内容黄兰芬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开完会之后,同她们一起去参加会议的同学中,有几位胆子大的同学毅然加入了抗日的队伍,但很多同学都像她一样回到家乡。 

  如果去南宁参加“抗日动员会”,只是黄兰芬对日本侵略我国有点模糊概念的话,那么,日军的飞机掠过东兴的上空,炸弹在身边响起,黄兰芬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便有了实质的感受。 

  “有一次,我们正在学校上课,看到日军的飞机在上空盘旋,学生四下逃走。突然,飞机扔下数枚炸弹,有一枚就在我的身后爆炸,当时我和一对情侣一起逃跑,他们就在我身后,炸弹爆炸后我回头一看,离我几步远的他们就永远地追不上了。”事过很多年,黄兰芬仍然记得那对情侣相拥着死去的画面。 

  那一次空袭,东兴城损失惨重。 

  20世纪40年代初,黄兰芬已回到东兴结婚生子,孩子才1岁多,刚断奶,又遇上日军连续空袭东兴城区,为了避难,他们一家都躲到马路镇北他村避难。“那时东兴很多人都跑到北他村,我们在那住了好几个月,等日军飞机撤离了,我们才敢回到东兴。”黄兰芬说。 

  挑布下乡卖  养猪补家用 

  

  黄兰芬从那梭回到东兴,不久就与陈培芬成婚,再也没有站上讲台教书。 

  新中国成立后,她的丈夫在和平商店工作,她在百货商店卖纱布。“做这份工作,老是担心纱布卖不出去,经常要挑纱布到乡间地头去卖。”黄兰芬说,“很辛苦,挑这么多东西,还要走那么远的路,做了几年我就辞职回家了。” 

  黄兰芬辞职之后,没有再出外工作,一家人的吃穿用全靠陈培芬的工资,当时陈培芬的工资有20元一个月,但家中有5个孩子,经济压力很大。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,黄兰芬开始养母猪,靠卖猪崽补贴家用。 

  “平时都是母亲在照顾母猪,我们几个小孩就帮忙在外面捡些野菜喂猪。”陈宗伟说。黄兰芬说猪崽养一个月就可以拿去卖了,一只猪崽能卖几块钱。 

  四世同堂乐  知足欢乐多 下午5点多,陈宗伟的小孙女放学回到家,看到我们在和她的曾祖母聊天,背着书包在我们面前站了好一会,在我们和黄兰芬的脸上来回看。黄兰芬看到曾孙女放学回家,笑容挂满了脸,在跟我们聊天的间隙,还伸脚碰了碰小女孩的小腿,小女孩见曾祖母逗她玩,“嘻”地笑了一声,跑开了。“母亲很喜欢和小孩玩的,很疼爱这些小辈,经常逗他们玩。”陈宗伟说。 

  

  说起黄兰芬喜欢的娱乐活动,她儿子和儿媳都笑了,“她啊,最喜欢打纸牌和打麻将了,2013年她刚满100岁的时候,东兴市的领导来到家里送这幅画。”陈宗伟指着老人身后的《寿比南山图》笑着说,“人家领导来送画,她还在小区的麻将桌上和别人打麻将呢。” 

  陈宗伟说,还在新华路老房子住的时候,母亲就喜欢打纸牌,经常和以前读师范时就认识的好姐妹相约,到各自的家去玩纸牌。“到了饭点就回来吃饭。”黄兰芬的小儿媳说。她说从结婚起就开始和黄兰芬住在一起,已经20多年了,黄兰芬对人很和气,很好相处。 

  搬到现在的小区后,黄兰芬喜欢上了打麻将,“她以前就会打,来到这里后,刚好也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在小区里住,大家一起有伴打着玩,她就喜欢上了。”陈宗伟说,“虽然同她打麻将的老人比她小十几二十岁,但她打起麻将来风风火火的,比其他人出牌要快很多。” 

  不过,同黄兰芬打麻将的几位老人在前几年相继离世了,年轻一些的“麻友”又嫌她出牌太慢,都不想和她一起打麻将。黄兰芬有自知之明,既然别人不要她打,她也不去凑别人的热闹。如今,老人的活动范围就是家,楼下的沙发,或在小区内散散心。黄兰芬不敢离家太远,“我年纪那么大了,走远一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不想出去害别人,就在周围走走。” 

  “母亲现在喜欢同人聊天,我们在楼下放了几张沙发,吃完饭就下去乘凉。大哥也在东兴住,经常过来陪母亲聊天,要是有人陪她聊天,她能坐到半夜11点12点。”陈宗伟笑着说。 

  “其实母亲还是想玩牌的,只不过没有人同她一起玩,以前的老房子空间大,每逢过年过节,一些小辈回来都会跟她玩牌,现在条件不允许,也没办法。”陈宗伟说。他表示,他们在这里住了6年了,等新房装修好,他们就会搬到新家去。 

  “八十老人不算老,九十老人随便找,百岁老人精神好。”这是东兴当地流传的一首长寿歌谣。2010年,东兴市成为我国第16个“中国长寿之乡”,同时也是第一个既沿边又沿海的长寿城市。作为土生土长的百岁老人黄兰芬,只是东兴众多长寿老人中的一个。 

  黄虹源   韦 佐  

  

电话:0770-7682600 传真:0770-7682600 邮箱:dx7682600@163.com 邮编:538100
地址:东兴市兴东路政府大楼11楼
Copyright @ 2015-2018 东兴市文明办版权所有